m6米乐app下载

《从2008到2022》 :中国88枚奖牌是新型制的成功

进入2021年,搜狐体育视频节目《从2008-2022》奥运访谈开播,新一期《从2008到2022》:东京奥运会总结。搜狐体育资深记者郭健对话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和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那么,他们究竟都发表了什么观点呢?

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东京奥运会在东京新国立竞技场正式闭幕。历时17天的较量后,美中日分别领跑奖牌榜前三位,美国以113枚奖牌占领奖牌榜第一位,中国体育代表团获得38金32银18铜, 位列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二位。入赛程最后一天,中国以38-36的金牌比数领先于美国,而整个奥运赛程中,美国的金牌数在大部分时间里都被中国队压制,可惜最后一天,美国队实现了金牌数反超。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美国队的后来居上,实际上,我们也没有什么特别失落的,本身中国和美国从综合国力,从竞技体育的综合能力,到历届的奥运金牌榜,包括这届奥运会的奖牌榜,尽管有一些美国媒体的排名可能有一些非主流,用奖牌榜的形式来体现,将各个国家的奥运代表团的金牌用总奖牌这种形式展现,可能不一定认同,但是实际上实事求是的来讲,中美两国,我们作为一个赶超者,实际上未来要走的路还是蛮长的,包括在竞技体育方面,包括在体育文化方面,其实要做的事情还是挺多的。最后,有一点点小小的缺憾,我倒认为,这是十全九美,其实也不是坏事儿。这似乎也提醒大家,我们未来体育工作要做的工作其实还是挺多的。”

东京奥运会上,中国体育健儿们不仅做到了“零出现”,疫情防控“零感染”,38金32银18铜共88枚奖牌,金牌数追平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创造得境外参赛最好成绩,在一些项目上更是取得了重大突破。更重要的是,运动员们在场上、场下所表现出的奥林匹克精神和大国风范。另外,美国代表团在最后一天完成超越,惊险守住了金牌榜和奖牌榜的头名位置;而通过本届奥运会,一些国家和地区代表团实现了自己的奥运梦想!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从我们后半程,尤其是最后几天,相对来说,再比如说集体项目,出现我们中国队的身影,其实到最后三、四天确实比较少,这是其一。其二,在一些大项,比如说像摔跤,拳击,这都是比较有传统的,而且国际影响力比较大,又是金牌数都超过十枚以上的大项,我们到后面的这种竞争力,确实会稍微的差一些。但是从本届来说,我觉得不要太过于妄自菲薄,因为我们在田径,游泳,水上这些都是奥运会非常主流的项目,也发展这么多年了,像体操的认可度也非常高,我们在这些项目上的成绩其实比起以往整体的成绩,应该说是三个大项里面是最好的了。那么,我们也不用过低的认为,觉得我们的金牌好像都是一些别人不玩的项目,不用这么去考虑,我觉得反过来还有一点,就是从IOC设置项目来说,它是有项目委员会,有运动员委员会,大家都是投票决定的,那么,如果哪些项目真的是不符合这种现代发展的,其实我们之前节目的也稍微了解过,IOC会慢慢的调整出去,我觉得我们要迎合发展,同时更多地看到自己哪些是可以去肯定的地方,哪些项目我们确实有优势,我们继续发扬这种优势项目。另外,哪一些是短板,需要去弥补,再弥补一些非优势的项目,我们能取得一些进步,那么要肯定自己这条路走的是对的,就要坚持的走下去,这样才能发展得更好一些。东京奥运会最后一天,中国在历届参加的奥运会上,2008年因为是东道主,我们不考虑,其他的时候中国被美国反超,基本上伦敦是最后的第13比赛日之后就被反超了,就是因为我们后面确实夺金点会少一些,但今年的话,比如说我们有水上,我们田径后面还多金牌,我觉得这已经是对我们后期乏力的一个有力的反击,也证明我们可以做到,我们在拳击和摔跤杀入到这个级别的决赛里面,我们看到了这种希望,我觉得我们整体来说,路走的是对的,那就更应该坚定地走下去。其实说后面乏力的线年悉尼奥运会,我们当时就有一个反超俄罗斯的希望,我记得当时最后两天,俄罗斯在摔跤和拳击上的金牌,那真是连串的金牌,哗哗哗的入账,那次被反超给我影响特别深,几乎是21年前。随后,中国确实在优势项目上取得的优势地位更加明显,但是更重要,我们要看到,我们现在一些潜优势,或者说国际主流的项目上,我们已经展现出来了自己的竞争力,所以一定要坚持下去。关于到底我们是一个体育强国还是一个金牌强国,就是金牌大国,还是体育大国的争论,我觉得个人都有自己平衡的一个标准,我们没有办法让所有人都同意某一种观点,但是我们必须要认可我们运动员取得的成绩,以及我们现在正在取得突破的一些历史性的项目,或者说历史性的人物,从而带动我们整个所有的项目的一些更好的发展。因为,我们现在不得不承认,我们某些项目发展还是具有短板,可以提升的空间还比较大,只有我们看到这些,我们才有自信,或者说用无可辩驳的依据,对别人说,我们是一个品牌大国或者体育大国。”

东京奥运会闭幕式,各代表团旗手们高擎旗帜陆续入场,各个国家代表团的旗帜飘扬在东京国立竞技场中,各国的旗手围成一圈,这象征着友谊与团结。现场气氛轻松愉悦,此时无数光点汇聚在一起,形成了明亮的奥运五环标志,这叫做“光之五环”。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我感觉,巴黎的8分钟短片还是挺惊讶的,一方面是节目的编排,一方面,是看到这么多人竟然没有戴口罩,实际上感觉也确实有一点点吃惊,因为欧洲的疫情,其实并没有完全的消退,这么多人的聚集,然后没有带口罩,实际上也有了一定的异议。东京奥运会的闭幕式,大家在社交媒体、互联网上也都看到了一些相关的评论或者是议论,当然我们尊重不同文化的差异,或者说因为文化本身,我们所处的文化结构,或者说我们所处的这种认知理念有不一样的地方,这种不同的结构,各种各样的文化,促成了世界上应该是一种多种或者是兼收并蓄的包容观念,我们应该秉承着这么一种观念去看待。相对陌生或者相对不够熟悉的文化,能够用一种更开放的心态去看,毕竟我们中国文化和中华文化实际上也是经历各种兼收并蓄,包括汉唐之风,,所以说,有可能会有一些这种不理解,或者是吐槽的声音,其实世界各国各种文化都有它的可取之处,我们应该尽量的去欣赏,或者说去学习他的精华之处,可能有一些不理解或者也有一些糟粕的,我们就把它放在一边,然后取对我们有用的,或者说取对我们的素质修养更有利的内容,然后择其善者而从之吧。”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说实话,我对艺术没有那么深入的了解,很多看不懂的,我不敢乱讲啊!但是这其实有点像我们之前那期节目里讲到,赛艇的水上运动,那时候我们去采访龙舟的时候,因为龙舟比赛其实比较多,但是你去南方的不同城市采访多了之后,你就会发现,不敢贸然对龙舟下定义,因为有的省市,他们比龙舟赛,不是说速度赛,是你龙舟能装饰多好看,比的是好看,有的地方特别尊重龙舟,更重要的是仪式,比如说像南方有些城市会有沉船的仪式,然后就是起龙舟,比赛完了把龙舟沉到水底,有很多这样的,龙舟是一个泛的概念,但实际上我们各地随着各省市之间对于龙舟文化有自己的理解,也有自己的一个群。这么多年形成的一种传统,那么他们有时候说赛龙舟不是赛龙舟,并不完全都是以最终的这种速度取胜。那反过来,我们说的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很多文化方面,我们自己不是那么了解,对我来说,我觉得不懂的东西,不要随便去评价,但是我看到巴黎的8分钟短片,给我的感觉是正好表达的就是跟现在icc改革的方向很匹配。就是要把更多年轻人吸引进来,他整个短片的那种节奏,包括一开始小轮车在屋顶上飞驰而过,带动那种感觉,我觉得就是这种青春气息,感觉就迎面扑来一样的感觉。像今年东京奥运会新设的攀岩,冲浪和滑板,这些项目对中国来说,我们之前发展的确实不是特别好,跟国际主流差距还是相差比较大的,那我们要考虑到未来,比如巴黎奥运会增设之后到洛杉矶奥运会,这些项目继续增设比赛项目,我们知道IOC规定,一个项目连续三届存在的话就是一个正式的比赛项目,就是永久性的比赛项目了,那我们这些项目上到底是为了奥运存在一次我们去努力发展,还是我们从一个长期的规划,把很多复合性的青少年喜欢这种运动,我们要迎合IOC的改革,把我们的体育的延展性,就是在社会上这种影响力更发扬光大一些,这个确实是需要我们去反思的。因为现在包括霹雳舞,都是年轻人喜欢的,我们现在也面临着很多挑战,IOC现在是要跟电子屏幕竞争年轻人的市场,那这个是我昨天看巴黎八分钟之后,给我印象最深的,我觉得这方面我们确实要好好地思考,而且要行动起来了。”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其实我们说到不同的中心也好,或者不同的项目也好,从体育总局或者从国家层面会给予一定的保障,或者说给预定的资金支持。实际上,这种体制机制由来已久,大概要上溯到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之后,因为汉城运会,一方面我们的竞技成绩没有完全如人愿,当时也有一种说法叫兵败汉城,我记得有一个很有名的报告文学,就是兵败汉城。兵败汉城之后,也很快就要面临着北京亚运会的成绩,因为在家门口,实际上也面临着一个包括项目发展,包括成绩的压力。那个时候我们就推出了这种奥运争光计划,实际上在一定的特殊时间阶段,奥运争光计划确实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包括北京亚运会,当时中国队成绩非常非常突出,当时我正在上小学,印象非常非常深刻,包括后续的一些奥运会,包括从92年一直持续到包括北京奥运会,实际上我们取得了这么多的金牌和奥运争光计划的投入支持都是分不开的。但是,就是在北京奥运会之后,从政策的角度,或者说是从官方更高的视角上,我们的工作进行了一些的调整或者进行了一些布局,包括像之前的全运会,包括像天津全运会,包括像现在的全运会,实际上我们都增设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项目,是什么呢?就是这种我要上全运,能够把全运作为连接制,连接竞技体育,让体育和普通老百姓的全民健身做作出一个横向的打通,一方面是能够保证全运会是一个全国最高水平的运动会,同时也是国内这种竞技水平的一个体育发展的一个晴雨表。另一方面,也能够去带动更多的老百姓能够去亲身的去投入全运会,而不是说竞技体育和全民健身是两张皮,那么这个项目实际上它资金的投入,因为包括在后期对于不同的项目,实际上哪怕是像社体中心也好,或者说其他的一些群众体育项目,其实都会受到包括从总局层面或者说从各协会的一些投入,关键就在于这个投入的使用。实际上,投入的话,我们以高尔夫为例,一方面就是通过国家训练保障,能够有一系列的投入,另一方面的话,包括我们的运动员,之前在亚运会里面台球是亚运会的设项,但是实际上台球,像丁俊晖这些运动员实际上都是这种以自由的身份,而不是体育注册的,注册的这种职业运动员,或者叫专业运动员参赛,实际上这个就是一个很好的模式。包括我们之前去采访过北体大,因为北体大开设了一个霹雳舞的专业,我们通过采访霹雳舞专业的同学,采访这个专业的教练,其实就发现,一方面就是想去奥运争冠,或者说想冲击巴黎奥运,冲击更好的成绩,另一方面的话,实际上也是就是国内的一种体育文化,或者说青年人的这种体育健身的潮流。可以说是水到渠成。这是一种文化的传输,就是有官方投入的加持,加上社会,政府各种力量的帮衬,一起努力,让这些小的项目,不是我们传统的这种竞技体育的大项,得到了一定的发展,这种发展相对来讲也还是有一定的保障的。”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对于个人来说,就是存在一个问题,你是一个爱好者、参与者,还是把他当成一个终身的职业。你如果终身职业的话,有可能比如说,不管他是不是奥运会项目,亚运会项目,我都会去从事这个职业,那要考虑有没有这样的市场土壤,就是你在从事这个职业的过程中,通过这个职业能不能养活自我?这是比较重要的。另外一个就是很多项目其实即便到现在,像冲浪的话,我记得国际上应该是有两个国际冲浪协会,另外一个是世界冲浪联合会,两个组织其实都是在冲浪圈里都是比较有名气的,比如说我们现在进IOC的话,那到底是以哪个机构的比赛赛制,选拔队员作为选拔奥运会的标准?比如说32人,64人,这样一个标准,我觉得都存在一些项目,之前是没有理顺这些关系的,那么这到底是社体范畴,还是说竞技体育。如果说这些渠道理顺了,这些人会看到一定的上升空间,上升通道了,那我觉得他的投入程度,更吸引人的这种专注度可能都会提高。如果说就是相对来说,我们就是同一届,然后就是先把全国各个机构里面人选出来,然后比完了,因为可能下一届就没有了,那就不再去延续了,我觉得这种对于项目本身可能是不太好的。现在,体育总局在改革,很多项目都成立了自己的协会,也自己选举自己的主席。我觉得,这个趋势其实是对的,但是能不能真正的落实下来?真正的让很多项目都有自己的一个民间机构,成立一个真正的全国性的这种组织,能正常的举办很多比赛,成为一个延续性的,那么随着这种国家的一些变革,我们有钱,其他的一些新项目需要的时候,我们就不至于说,就是你从专项上能找人,已经有人才储备的,总比你临时性的,必须要跨界跨项的向这边转人,我觉得效果肯定要好很多吧,就是你起点是不一样的,那我觉得这是以后我们很多项目可能需要从全国范围内统筹进行一个规范化的一个比较重要的规则。规则之类的能不能先保证一致了?要不然的话,就像我们聊龙舟,你有的是比龙舟好看,好看和不好看怎么统一?我们怎么到国际舞台上,让它成为一个规范性的运动?我觉得规则上,首先就应该做到一致,然后人才能保证一致,另外一个就是必须要考虑有没有这种市场氛围,让它当成一个职业,而不是一个业余的爱好。如果你不能形成一个系统性的东西,那就确实你跟别人去介绍的时候,可能就会出现一些误区,或者说有曲解之后,就不好去说服别人,配合我们做一些事情。”

东京奥运会期间,中国体育代表团运动员共接受检查 226 例,均未出现异常情况,实现了问题“零出现”的目标。东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圆满完成了参赛任务,实现了参赛成绩和精神文明双丰收的目标,拿到了道德的金牌、风格的金牌、干净的金牌。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我们看到中国体育团在所有的比赛结束之后,在开幕式闭幕式举办之前,实际上也做了一个官方的说明,然后也列举了中国代表团取得了一系列的成绩,包括四次打破世界纪录,包括若干次的包揽金牌,包括能够实现干干净净参赛,零查出,包括我们特别关心的就是中国代表团在防疫上,没有一例被东京奥组委确认为感染或者密集,这实际上是非常不容易的,为什么说非常不容易呢?我们抛开这个体育范畴成就,我们就单纯说防疫的事情,实际上在东京的话,运动员的防疫有多拼呢?当时我们去采访了东京现场的运动员,运动员给我们介绍他们在运动员公寓。运动员公寓,其实就和咱们自己住家的厅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有的运动员的卧室有客厅,然后客厅边上有卫生间或者有这种茶水间,运动员除了在自己的房间之内不需要戴口罩之外,就是哪怕说我去厕所,要路过客厅,在这个过程中也是要戴上口罩的。包括像经历过集体生活的,感觉也都很正常,比如说我们这个三室一厅,大家没有事的时候到客厅沙发里面坐一坐,看看电视,聊聊天,但是在中国代表团里面,因为防疫的管控非常非常严格,包括这种三五成群的时候,在客厅里边儿聚一聚,闲聊一下,这种情况其实都很少见,大家都是非常非常严格的去遵循防疫措施的,包括我们和外国运动员接触的时候,有一些因为很多项目,其实本身圈子不是很大,这个圈子里的运动员都非常的熟,运动员像以往一样,握手或者拥抱,但是现在也只能是上前大家点头,然后带着口罩去寒暄、客套几句。实际上,作为中国代表团来讲的话,我们成绩放一边,能够拿到这枚抗疫、防疫的金牌,实际上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我们也看到了,奥组委每天都在宣布今天又确诊多少例,二三十例,或者确定了密接多少例,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的新闻,在这里面没有我们中国代表团的运动员或官员,可以说,中国代表团700多人,每一个人这种可以说靠自己的自我约束,自律,能够取得抗疫的金牌,也是非常不容易,特别是我们的运动健儿回国之后,还要面临长时间的隔离,这个隔离确实时间是很长,包括像去年在北京,我当时也是被隔离过14天的。我能感受到他们这种隔离的痛苦,我们的运动员,包括工作人员都非常非常不容易。我们说完防疫的问题,然后再转说竞技体育。实际上,奥运会结束之后,在每一个小项结束之后,每一个小项的目的负责人,大项目的负责人,都会进行总结,应该也是中国代表团的一个固定曲目,包括像我们之前采访的乒乓球,或者是游泳,相关的中心领导,或者是运动队的领导,都会有一个面对记者的沟通,把这次奥运会队伍取得的成绩或者是问题分析一番。这次,我们在所有的比赛都结束之后,中国代表团的总结,实际上也能够看到中国代表团至少在东京奥运会上,在竞技层面,实际上还是取得很大的成绩,我们在竞技层面取得成绩的同时,实际上也注意到了,代表团实际上也对我们的这个成绩取得做了归纳,一方面是科学训练,一方面是运动员的努力付出,包括科技,包括体能的助力,实际上我们也看到,在代表团官方的公告中也提出了,一方面是国力的蒸蒸日上,包括国家的强大,也有我们的运动员,教练员更有力的支撑。另一方面,国内的观众,国内的网友包容和支持,让整个代表团都感觉到非常的安心和舒心。看到这个总结,实际上也提到了从现象,上升到了理论层次,最后是新型制,然后在当下,对于中国竞技体育的这种指导的作用,包括什么是新型制中提出了几点。第一个是对于运动员的管理和规范,另一方面,包括科技的助力,第三是体能和专项体能、基础体能的训练,第四是国家队的管理,第五包括后勤,包括服务,其实它是整个的一个整体的印象。我们之前录节目的时候,提到过,一个成功的运动员的背后,其实是有一个庞大的体系作为支撑,可能你除了业务教练之外,还有包括体能教练,康复,包括从从炊事班到你的行动,行走坐卧,包括体育,科研,很多很多,它是一个很大的系统助力。所以,在经过东京奥运会的大考,实际上对于新型制也是在一个不断的自我完善和发展的过程。实际上,不到180天之后,北京冬奥会对我们的另一场大考。”

38金32银18铜共88枚奖牌,中国代表团的金牌数追平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创造的境外参赛最好成绩,在一些项目上更是取得了重大突破。更重要的是,运动员们在场上、场下所表现出的奥林匹克精神和大国风范。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第一个印象最深的突破肯定还是苏炳添的男子百米。虽然说我们最后没有拿到牌子,但实际上那个成绩,以及第一次杀进男子百米的奥运会决赛,已经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了。这是特别值得去肯定的。另外,我觉得对我们传统的优势项目来说,确实每一块金牌,每个成绩都是一些历史性的突破,但实际上给我们带来的震撼,就不如一些我们以往印象中,相对来说就是弱势一些的项目,比如说田径,游泳,包括水上,这些项目带来的突破,可能更让我们振奋一些,因为这些项目确实是在以往我们发展的不是特别好的项目。其实包括田径,游泳和水上运动,如果我们翻开历史的线年代都还是都不错的,但是就是没有一个延续性、强、更强和实际性的突破。这批运动员退役之后,出现一个小低谷,相对来说,我们没有迎来一次真正义上的这种小的高峰。其实2012年伦敦奥运会,我们游泳表现的很不错,焦刘洋,然后孙杨,然后叶诗文,我们夺得五块金牌,但是要比起我们这次游泳,虽然只有三块钱金牌,但是我们有一个接力项目的金牌,实际上我们站在金牌领奖台上的人数是达到了境外的突破。所以,我们更应该看到这种,就是相对来说,主流项目上的一些突破,或者说,我们以前相对来说发展的不是那么好的项目上的突破,他们取得突破,更值得去肯定。以前,水上的话,我们说赛艇,虽然说女子四人夺冠很轻松,但是说实话,我觉得大家更应该去看到我们男子双人也取得了一个历史性的突破,夺得牌子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成绩。随着日后的发展,我们会有更好的一种发展的空间,而且赛艇,包括女子八人单桨,也取得了一个历史性突破,我们更应该看到。对于六大梦之队来说,以往我们奥运会取得成绩,都是以他们为基石,只有里约是第19枚金牌,低于20。从雅典之后,我们正常六大梦之队参赛,金牌数,六个梦之队贡献的没有少于20枚,那这次是28枚,这已经帮助中国代表团能够基本上超过日本队最终27枚金牌了,我们单靠这六大梦之队,就已经可以锁定第二个位置了,仅次于美国,那么如果说我们在奥运舞台上光有这些,肯定是不够的,正是因为我们在游泳上的突破,让我们对这次整个的成绩感到非常的满意。我觉得,我印象深刻的就是百米,之后印象深的其实比较多。我觉得第二位的话,可能就是张雨霏的两块金牌,其实让我印象非常非常深刻的,汪顺也非常棒,延续了中国游泳队在没有孙杨之后的空缺。当时以为男子游泳没有希望了,男子游泳就跌入一个低谷了,但是汪顺在这个时期,就是无论如何他站得出来,完成了这样一个使命,拿到了使命感的一块金牌,我觉得这对我们以后的发展,可能是有极大的帮助作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